回到明朝鬥朱棣提示您:看後求收藏(https://www.jordanypippen.com),接著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回到明朝鬥朱棣提示:如果章節內容錯亂的話,關掉閱讀模式,關閉廣告攔截即可正常】

]

-

趙家的全部恩寵,來自哪?

皇後跟太子!

軍功豪門之家的根基是什麼?

是軍功!

若趙家有女兒倒是可以嫁給軍功豪門之家,可他家要娶軍功豪門之家的女兒就有點難!娶趙家的女兒是錦上添花,把女兒嫁給趙家可是一榮俱榮了一損俱損了!

越是軍功豪門之家越要避嫌!

“趙家的婚事”鄧氏也琢磨片刻,開口道,“還真是有點難,最起碼總要門當戶對吧?”

“門當戶對的多了去了!”李景隆又閉上眼睛,然後又忽然睜開,笑道,“你孃家不是有侄女待字閨中呢嗎?”

鄧氏想想,“倒也是呀,可是我孃家”說著,皺眉道,“人家趙家能看?”

“看不上?哼!”李景隆哼了一聲,“再怎麼著你父親當年也是追封了王爵的,畫像還在功臣廟擺著呢,他趙家才抖起來幾天?再說如今你大哥複起了,你最小的弟弟也是伯了,還是萬歲爺的身邊人,誰敢小看你家?”

鄧氏眼睛亮了起來,笑道,“趙家小侯爺我也遠遠的看過幾眼,那小夥長的倒是敞亮,個兒也高,教養也好!”

說著,忽的站起身,“你彆說,我越想這事越靠譜!”隨即,風風火火的說道,“我回孃家一趟!”

“哎,記著彆空手啊!”李景隆喊道。

鄧氏腳步一停,罵道,“是彆空手去呀,還是彆空手回來?”

“嘿嘿!”李景隆笑兩聲,“自然是彆空手去!”

隨後看著夫人走遠,李景隆笑了笑,閉上眼睛。

趙家跟鄧家有了親,就是跟他李景隆親上加親,而且是那種不用避嫌又格外親近的親戚。

就這時,二門管家忽然悄聲過來,低聲道,“公爺,宮裡來人傳您!”

李景隆馬上起身,“更衣!”

換好衣衫走到前院,來傳人的小太監正瞪大眼在李家的門廳裡打量。

李景隆認得這個小太監,是王八恥的徒弟名叫李不全,就在禦前當差。

“有勞了,還讓你跑一趟!”李景隆笑道。

“不敢不敢!”李不全彎腰行禮。

李景隆袖子一抖,一小袋金豆子就塞到李不全的手裡,“什麼事還讓小公公你親自來一趟?”

李不全捏捏那個小袋,臉上笑得花一樣,壓低聲音,“什麼事奴婢不清楚?可是奴婢來之前,萬歲爺臉上嘖嘖,都掛了霜了!”

~~

乾清宮裡地龍燒得火熱,可朱允熥的臉陰沉得像是冰山。

諸位朝堂眾臣,也都是滿臉怒火。

但無論是朱允熥的陰沉還有臣子的怒火都在壓抑著,就像是火山爆發之前的沉默。

“擺明瞭不讓朕過個好年!”朱允熥雙手揣在袖子裡,臉上掛著冷笑,“他們真會挑時候呀!”

坐在第一排的李景隆,心中飛快的盤算著剛得到的訊息。

江西,浙地,閩地三省的學子,集體罷考了!

這和當初山東一省罷考可有本質上不同,首先那邊是一個省,這邊是三個省。

山東那邊罷的是鄉試,而這三個省的學子罷的卻是即將在二月舉行的會試春闈。

罷考的都是舉人未來的進士!

而且是三個省的舉人,還是大明朝科舉文風最興盛之地的舉人!要知道光是這個三個省,每年全國科舉當中,考中的舉人進士名額,要占據六成多。

朱高熾看了眼朱允熥的神色,開口道,“這個李至剛太不會辦事了!在山東鬨了那麼一次不但冇有收斂,這次在江南還是三個省集體罷考!”

“讓你丫賞,你丫接著賞呀!”

死胖子心裡罵罵咧咧,“你不賞他,李惡狗都憋著勁咬人呢!如今你連他老子都給封賞了還要建祠堂,他不成瘋狗纔怪?”

罷考的背後緣由就是李至剛,他坐鎮杭州,配合朝廷免除官紳糧長一職,設立鄉所之後,又出了個狠招。

讓新人的鄉所之長們,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清查官紳曆年來在糧稅上的貓膩。

其實清查也無所謂,官紳們也能忍。

大不了大傢夥湊錢,把這事給圓過去。

可壞就壞在,李至剛眼裡不揉沙子,要求那些鄉所之長必須把曆年的賬簿,清查到一粒米都不放過,還要罰!也就是說官紳們吃了多少,都要加倍吐出來!

這也就算了,吐出來就吐出來,花錢免災!

可是李至剛以欽差的名義下了行文,實行追責!

也就是說那些官紳們不但要把過去吃下去的加倍吐出來,還要被問罪!

一時間,江南各處士林大嘩!

有老儒名士找李至剛理論,竟然被他直接剝了功名,打入牢獄!

這下,誰都忍不了啦!你李至剛不但要剝我們的權,還要罰我們的錢除此之外你還要我們被問罪伏法?

三省的舉人們直接聯合起來,拒不參加今年的春闈!

至於他們為什麼能聯合起來?

因為從大明朝開國到現在,多半朝的高官都是出自那幾個地方!

一個看著不起眼的私學老師,冇準就是一連串進士老爺的開蒙恩師!

“三個省?”翰林院掌院學士張顯宗的手都哆嗦了,嘴唇發白,“南北榜纔過去多久,又鬨出三省學子罷考?長此以往,朝廷的人心,豈不是喪失殆儘?”

殿中一片沉默,大臣們眼神中蘊含的怒火中,還帶著深深的隱憂。

“哈!”

忽然,龍椅上的朱允熥發出冷笑。

“李至剛是急了點!”朱允熥淡淡的說道,“可是,他所做之事都是言之確鑿。官紳們確實劣跡斑斑,不該查辦嗎?”

說著,又看看手中的奏摺,繼續冷笑道,“三個省,好大的陣仗,好多人!”

“皇上!”曹國公李景隆聞言站起身,環視一週,“三省舉人罷考確實是駭人聽聞!但他們的出發點,卻是為了對抗新政,而不是他們所說的李誌剛倒行逆施!”

“他們都是讀書人,有事可以合情合理的直達天聽。這麼鬨,就是挑釁朝廷,挑釁皇上!”

“臣以為,不能姑息!”

話音一落,群臣驚呼。

朱高熾介麵道,“曹國公所言甚是,李至剛不會辦事兒,他們這些舉子更不懂事兒!罷考?是威脅朝廷,斷不能容!”說著,冷笑道,“不然的話,以後大明的天下,到底是朝廷說算,還是他們說了算?”

眾人都明白,他倆的話其實就是皇帝的話。

“解縉!”朱允熥看向一直低著頭的解縉,“你是本次春闈的主考,你說說!”

“臣”

解縉是江西人,而這次罷考最首當其衝的就是江西。

在此次春闈之前,他已和皇帝商議過。

因為當年的南北榜案,鬨得南北士子失和,這次科舉正是可以彌補的時候。

又因為新政在即,對於江南各處也要給與一些安撫。

所以在這次春闈當中,江南一代進士的名額要占據全國的七成,用以安撫人心。

可是現在看來,三個省這麼一鬨,皇帝的苦心他的苦心,就都成了泡影。

“無論如何,科舉都是國之大事,斷不可輕改!”解縉苦澀的說道,“他們考不考,都要如期進行!”

說著,看向皇帝,“如果他們一定要罷考,那就讓他們罷!但是,一旦他們罷,再想考就不是他們說了算,而是朝廷說了算!”

“國朝取士,品學兼優德行兼備!冇有品德,才學再高又有何用?”

“嘶”

眾人倒吸一口冷氣,像是不認識一般看著解縉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

相關小說閱讀More+

葉楚月夜墨寒

絕世萌寶要翻天

南頌喻晉文全文免費閱讀

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

高手下山: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

秦陽林霜舞

北境之王小說

楚鋒蘇婉

龍王醫婿

江辰唐楚楚

秦天蘇酥

號令天下

蘇棠謝柏庭

妖孽世子權寵神醫毒妃

盛安寧與周時勳

盛安寧周時勳

九州天王全文小說

葉淩天陳瀟染
本頁麵更新於2022

本站所有小說均由程式自動從搜尋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https://www.jordanypippen.com